拉姆安拉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拉姆去世主播到医院直播,为何这不只是 [复制链接]

1#
白癜风治疗最新方法 https://wapyyk.39.net/hospital/89ac7_map.html
被重度烧伤的拉姆拉姆去世,有关她的故事才逐步浮出水面,无论是非虚构式的长篇复盘,还是不同观点的紧急碰撞,都好像来势汹涌,却又显得无力感很重。甚至,有不少主播直接下场,医院进行直播,虽然满屏“拉姆走好”,“愿天堂没有痛苦”,但是却很难感受到具体的善意。要知道,从拉姆被前夫纵火烧伤开始,就意味着拉姆终将成为“情绪符号”。毕竟拉姆全身85%的皮肤被重度烧伤,这本身就残酷至极,再加上拉姆和前夫的纠葛,就更容易触发“情绪共振”。但仅靠这些还不足以将“拉姆事件”推向热搜,更为重要是拉姆在被烧伤之前,就已经有很强的“网感”。这方面,我们从媒体报道措辞“网红拉姆”也能看出来。可事实上,从拉姆去世后的相关报道来看,拉姆虽然在社交媒体上有一定的影响力,但是并没有通过社交媒体获得太多利益。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社交媒体只是拉姆“回避悲苦”的出口,而非是获利的工具。总之,在可触的信息增量里,满眼望去都是“完美受害者”的图景,而唯一令人感到不完美的是:“拉姆看男人不准”。只是这些信息是否经过交叉验证,好像已经不那么重要。因为,“舆论审判”本身就是个模糊的过程,凡是比较确切的事情,基本上很难有太多起伏。所以,也就能理解,在“拉姆事件”的介入上,只能进行外延的解构,比如“拉姆和前夫为何离婚”,“拉姆去世她家人的反应”,“救治拉姆的费用”,“拉姆主治医生的救治感受”,类似这样的外延可以列举一箩筐,但真正能解构事件本身的,却寥寥无几。当然,有关“蹭流量”和“吃人血馒头”的说法,其实也不是头一次,几乎每一起涉及性命的“热案”,都会有人提这种概念。但是,绝大多数时候,强调“蹭流量”和“吃人血馒头”的人其实也很热衷消费“热案”,只不过立场相对正义,就好像自己很正当一样。可事实上,真要是追根究底地审视,水平都差不多。从某种层面上而言,就“医院直播”这样的事情,其实在社交媒体时代是比较普遍的,只不过不同的吃相略有高下之分而已。甚至,我们反过来想,如果不是趋之若鹜的消费情绪存在,主播又何必冒医院直播呢?之所以这样强调,并不是将责任都甩给受众,而是就“信息茧房”来讲,其实是很难被打破的。甚至,就“拉姆事件”来讲,有相对理性的“信息茧房”,就有相对不理性的“信息茧房”,这些“信息茧房”到底对“拉姆事件”有何种影响,其实也是比较难量化的。因此,我们不能因为“医院直播”就认为“世风日下”,而是应该就“拉姆事件”本身的回音量级去慎重定性。并且,我们也要承认,社交舆论就是个“注意力”把戏,“注意力”的影响好不好,其实完全取决于受众,至于媒介本身来讲,只要能保证信息的真实性,以及不违背所在地域的公序良俗就无可厚非。与此同时,“拉姆事件”最终的指向已经很明确,就是以“拉姆的悲剧”为源头,全方位的起底“男性家暴”。然而,在这个过程中舆论往往太过追求情绪,以至于显得用力过猛。这也导致“仇男”情绪被过度发酵,貌似女性只有单身才能拥有幸福。可事实上,在婚姻悲剧中,不仅存在“恶男”,也存在“恶女”。只不过,在具体的舆论介入过程中,因女性相对柔弱,导致更容易受到同情和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